直来直去 podcast

北京遇上西雅图:两位知识女性的2020(下集)

0:00
1:51:56
15 Sekunden vorwärts
15 Sekunden vorwärts

【主播的话】


许晶和苏春艳是认识近二十年的闺蜜,她们两个都是清华人类学系毕业的,现在一个在中国北京的社科院大学做老师,另一个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做人类学研究。


找到她们的初衷很简单——两个女朋友一起聊聊各自的2020,我在交给她们的提纲里,写下“女性知识分子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她们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就是研究者身份、母亲身份以及女性身份的交织。彼此有互相激发的部分,也有纠结的部分,我对这个特别好奇。


大瘟疫这一年给许晶的个人生活也带来了转向,她决定不再要第二个孩子,因为“下一代不会比这一代更好了”,苏春艳也很有意思,研究者的身份能让她在两个孩子打架的时候保持抽离,让她能接受孩子在长辈的影响下偶尔“不戴口罩”。


2020年这一年让她们更加看到自己知识的过时和无力。更具体的,曾经被人文社科学者笃信的中国社会越来越个体化的趋势,一下子被否定了,知识分子们开始看到一种集体主义和个体主义的虚假对立。


有美国媒体采访许晶的导师,问他今年新冠疫情这么重要的事会被人类的集体记忆铭刻下来吗?他的答案是不会,就像没有人记得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


2020对她们是特别又普通的一年,对周遭的一切,他们没有停止过批判思考,但落到具体每一个人,她们希望守住人类学反思和接纳的态度,对待自己,她们继续向内探索,坚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


身边的朋友听了这期节目说,喜欢你们开心的笑声。这确实也是我一个新的尝试,希望播客节目能轻松点儿,毕竟平时做学者采访已经很严肃了,希望听到听众们的反馈。



【主播】


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



【嘉宾】


苏春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

许晶,华盛顿大学(西雅图)人类学学者


【本期剧透】



【1:40】苏春艳有一个女博士朋友圈,自己的孩子得到了来自她们的爱和照顾。许晶指出女性互助育儿的方式具有生物性


【9:40】芊霓的丈夫认为很多男性不是没有哄孩子的能力,而是没有好好哄孩子的意愿。芊霓的丈夫也不希望她做全职妈妈,二人以一种合伙人的方式在运作家庭

【17:38】苏春艳认为育儿是夫妻互补的事情:在育儿初期的付出中,母亲付出的家庭劳动是比男性多的;但当孩子长大,父亲的参与度会明显增加


【22:50】夫妻彼此经常会出现一些怨念,情绪稳定的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26:37】苏春艳认为当代的00后年轻人在性别议题上往往很有想法和行动力

【31:09】招聘中“只招男不招女”实际是社会长期性别文化的结果——男性被认为是更适合体力劳动的,更能吃苦的

【34:56】许晶在成长过程中也听到过“女孩子上清华还是比较难的”,“她现在理科好,将来就不一定了”等,其实是社会对女性普遍的刻板印象

【40:38】在儿童的教育问题中,如何在打破性别的刻板印象和主流的性别叙事之间做出协调是家长们面临的一个困境。儿童的选择和自由往往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家庭,同辈群体,学校,社会的多方面影响

【47:04】男人似乎都有一个当司机的梦

【49:32】在性别议题上,苏春艳更多希望从身边做起,营造一个更加宽容和平等的环境


【53:46】养成平等的意识是生命成长历程中的一部分。许晶在初去美国的时候时常感到没有安全感和自信,但现在已经摆脱了压力感,认识到一个白人男性和自己同样都是平等的个体


【56:44】优秀的父母往往要学着接受自己的孩子也许只是个普通人的事实


【59:42】我们是否可以用统计学的工具指导自己的生活?统计学数据是对某一个群体整体的判断,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个体化的


【1:06:18】苏春艳的孩子说长大想开挖掘机,苏春艳鼓励孩子要好好学习才能考上蓝翔技校去开挖掘机


【1:14:33】在中国,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普通人。更多元的社会评价体系也许是减少人们焦虑的重要面向


【1:19:48】许晶的老师指出新冠并不会被集体铭记


【1:30:36】养儿防老是传统的养老方式。苏春艳不想出国,她想更多地陪在父母身边,这也是对老人期望的一种满足


【1:32:09】与闺蜜互助养老是一种新型的对老年生活的想象


【1:34:28】守在父母身边对一些人来说也许是一种自我牺牲,一种孝道的绑架,这是一个非常个体化和情境化的选择,往往受到个体的认知,经历,价值等的影响


【1:48:11】许晶指出,生命的意义在不断地被探索,我们不能把一个价值推广到别人身上,每个人都在去寻求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本期音乐

片头曲:dreams and confusion-QCQ official

someday we’ll be together

片尾曲:top of the world-Carpenters


logo设计:小苏

后期制作:许非

文案整理:吴怡


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轻芒小程序收听。


*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Weitere Episoden von „直来直去“

  • 直来直去 podcast

    波伏瓦恋爱脑?厌女?没原创性?都是假的!

    1:15:13

    大家好,我是芊霓。本期节目很荣幸能请到我的朋友刘海平博士,她最近刚刚完成了一部翻译作品,叫做《成为波伏瓦》,这本书的原作者牛津大学讲师凯特·柯克帕特里克率先运用了2018年才曝光的波伏瓦部分通信和早期日记,撕去了大众长久以来对她的偏见。大家都知道波伏瓦是女权主义的导师和先驱,她的《第二性》改变了几代人对性别的看法。她与萨特的恋情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传奇的恋情之一。但对波伏瓦来讲,她实际上一直在萨特的阴影下,比如说,她被认为是一个仅仅“应用”萨特思想的非原创思想家。但是这本传记运用新材料说明了波伏瓦有独特的哲学思想,并且具备原创性,甚至《存在与虚无》里面她的贡献非常之大。另外,萨特于她而言也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重要,她更不是与萨特恋情的受害者,她生活中的其他情人也很重要。海平是文化研究与性别研究博士,她的硕士论文课题是《第二性》在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的译本比较,三年的研究经历也让她当之无愧为一名“研究型译者”,非常胜任这本传记的翻译工作,我也非常希望能向大家推荐这本《成为波伏瓦》。本期节目涉及到的关键话题包括:女译者翻译的《第二性》更好“用生命在搞哲学”的瓦姐波伏瓦恋爱脑?平等而互相回馈的爱情是理想还是现实?波伏瓦“厌女”还是策略?女人注定成为分裂的主体【与节目互动】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微博:芊霓的咖啡馆*片头和片尾曲来自《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电影原声《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谈话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节目目前为不定期更新,推荐您使用小宇宙App、苹果播客等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收听。*本期节目的文字节选版首发在澎湃新闻“文化课”栏目。
  • 直来直去 podcast

    人类学家王梦琪:我没有遇到一个会开口要房子的女孩

    56:11

    【主播的话】人类学研究者王梦琪是昆山杜克大学社会科学助理教授,布兰迪斯大学人类学硕士和博士,研究方向是经济人类学。她曾在南京周边做了为期20个月的田野调查,研究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观念如何融入新婚夫妻买房的全过程。王梦琪注意到公共空间中围绕“买房”有两种约定俗成的偏见:一个是中国的房价是丈母娘推动的,再一个是“女的要有房子的才嫁”。但这些说法与她的调查结论并不吻合。本期节目关键话题包括:“刚需”与财富的代际转移婚房的融资过程女性的“道德失语”【主播介绍】王芊霓,媒体人【互动方式】微博:@芊霓的咖啡馆;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收听。本期节目的文字版首发澎湃新闻
  • 直来直去 podcast

    Verpasse keine Episode von 直来直去 und abonniere ihn in der kostenlosen GetPodcast App.

    iOS buttonAndroid button
  • 直来直去 podcast

    为黄奕吵架:女权和直男的婚姻还能继续吗?

    34:10

    【主播的话】最近,黄奕参加了一档《怦然再心动》的综艺节目,与节目组安排的相亲对象见面,过程中她讲了这样一番话:“男孩比女孩更需要有担当的爸爸,女孩比男孩更需要有勇气的爸爸,我更需要有爱的他。”此后她把这句话发在了微博上,虽然热度没有福原爱婚变那么高,但也引发了不少讨论。 虽然评论区将更多关注放在“不会是官宣了?”“有没有都祝福”的八卦恋情角度,但仍有不少网友批评她“恋爱脑”“精神不独立”“缺爱”等等,一博主“洛梅笙”直接指出“我终于知道她为啥遇人不淑了。” 针对这个话题,我跟娃爸持有不同看法,表达欲都很强,于是就录了这期“夫妻吵架”播客。 娃爸觉得:一个父亲在孩子成长中带给孩子的有些影响确实是母亲不能替代的,所以强调父亲的作用没毛病,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些女权博主会批评黄奕。 而我认为,黄奕这番话很站不住脚也是“脑袋不清醒”的表现,充斥着对爱情、对男性的幻想。女权博主批评她完全没毛病。 “一个女性强调自己很需要一个男性”是过时的话语,她作为已经拥有社会资源和话语权的公众人物,应该建立主体性,从说“我需要”变成说“我要”。 最后话题完全走偏……我们争论了女权在中国有没有形成“道德绑架”,我给娃爹科普了下 “子宫道德”“子宫权力”,最后我说出“能不结婚就不结婚”的观点。朋友听了说,娃爸很real,代表了大多数直男的真实想法……你们觉得呢?【主播介绍】王芊霓,媒体人【互动方式】微博:@芊霓的咖啡馆;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视频上传】苏诗雅
  • 直来直去 podcast

    “阳刚之气”是决定权,女性气质是赞同权

    1:41:17

    【主播的话】刚刚更新的一期节目是这样来的:在采访完曾任职于牛津大学国际性别研究中心的唐凌博士后,还觉得不够过瘾,就找她录了一期播客。既然是录播客,讲话就更大胆一些,比如一个社会鼓吹“阳刚之气”往往和国际关系的大背景有关......我们还聊到了性别气质的等级问题,中国文化中的“阳”高于“阴”,“文”高于“武”,甚至是以柔克刚,这都是西方"masculinity"的概念引入之前,中国本土文化对性别气质的已有设定。对性别气质的理解也离不开阶级,比如绅士本身就是形容贵族,再比如“有毒的男子气”指向的那种攻击性的暴力的男子气和美国蓝领白男形象的联系。我认为在任何一个社会中,都有被认为是等级高的气质,也有被认为是不那么高级的,我能够接受这个气质有等级划分,但我非常质疑为什么价值判断上比较低的气质一定要跟女性的性别挂钩,比如说柔弱,比如胆怯或者是害羞和嫉妒,这个是要反对的。播客还有一个特点是它打破了公共和私人的边界。比如记者职业是要求不能透露私人生活的,但是播客这种形式则允许了对私人生活的分享。梁文道道长在他的播客里也讲了阳刚气质,我特别惊讶是他在那个节目里面连续忏悔了两次,因为他在香港的时候曾经参与霸凌过一个“娘娘腔”的男生。他的霸凌离不开当时学校的同辈压力,那是一种男性间欺负少数异类的文化。受到道长的鼓舞,我和唐博士也分享了个人经验,唐博士在深圳长大,香港读本硕,后来去了英国,在英国要面对种族的问题,在香港也不得不面对自己是内地人的问题,也就是说她也具有了少数的边缘群体的经验。而我在高中时期也经历过霸凌,我在小学时期也欺负过同学......在这期播客中,我们从性别二分,弱肉强食的社会结构说开,谈到为什么女权主义“关怀的伦理”令人向往,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刻成为弱者。我们反对对特定性别气质的贬低,因为我们都体会过作为少数的,被贬抑的滋味。【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嘉宾】唐凌,牛津大学博士【本期剧透】【1:47】唐凌是如何走上性别研究的道路以及她学习的心路历程 【15:06】唐凌谈国际政治环境与男子气概的相关性 【32:01】“有毒的男性气质”指什么? 【50:06】唐博士介绍什么是唯物主义女权主义,以及在这个流派的性别乌托邦中,并不否定男女差异,但这种差异就像头发长短那样,无足轻重 【1:04:14】如何通过女性之间的相互照顾去实践女性主义? 【1:06:25】芊霓谈“理性大于一切”与男权社会的关联 【1:21:56】优胜劣汰的逻辑vs失败作为一种艺术片头/片尾曲:山火-唐凌后期监制:王一凡logo设计:小苏后期制作:陈丽婷文案编辑:黎越可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轻芒小程序收听。
  • 直来直去 podcast

    道德泥潭:代孕背后的权利冲突与错位批判

    2:15:47

    【主播的话】郑爽“代孕及疑似弃养”的消息刷爆全网,代孕问题再次引发公众讨论。有人坚称“代孕必死”,忧惧会有很多女性成为“生育机器”,生育本就受到父权制的影响,不能再被商品化;也有人支持代孕规范化,唯有如此才能回应不孕不育及失独群体的生育权。剑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李在洲的研究方向为生育和性别社会学,研究课题是中国的代孕产业,2019年,她曾在中国中部城市进行代孕产业的田野调查,深入访谈了代孕中介、代孕委托父母和代妈。为什么一谈代孕,就会陷入一个“道德泥潭”;为什么中产阶级女性对代孕妈妈的批判是错位的?李在洲在和直来直去的对话中回答了这些问题。【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王一凡,中国人民大学在读学生【嘉宾】李在洲,剑桥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研究方向为生育和性别社会学。【本期音乐】    片头曲:dreams and confusion-QCQ official    片尾曲:anyone who knows what love is    logo设计:小苏    后期制作:王一凡 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收听。*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 直来直去 podcast

    郑爽代孕事件背后的法律与伦理

    1:03:11

    女艺人郑爽代孕的新闻昨天刷爆全网,目前双方正在离婚,两个孩子是分别通过两个美国的代孕母亲所生。另外,张恒方面提供的录音显示郑爽曾透露出放弃孩子监护权的意愿。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但是跨境代孕是合法的,有数据显示美国代孕产业中九成夫妇都来自中国。我就目前大家可能关心的问题采访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国熙,他发表的论文就包括冻卵和代孕等。【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嘉宾】国熙,法学博士,社科院助理研究员*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 直来直去 podcast

    北京遇上西雅图:两位知识女性的2020(下集)

    1:51:56

    【主播的话】许晶和苏春艳是认识近二十年的闺蜜,她们两个都是清华人类学系毕业的,现在一个在中国北京的社科院大学做老师,另一个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做人类学研究。找到她们的初衷很简单——两个女朋友一起聊聊各自的2020,我在交给她们的提纲里,写下“女性知识分子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她们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就是研究者身份、母亲身份以及女性身份的交织。彼此有互相激发的部分,也有纠结的部分,我对这个特别好奇。大瘟疫这一年给许晶的个人生活也带来了转向,她决定不再要第二个孩子,因为“下一代不会比这一代更好了”,苏春艳也很有意思,研究者的身份能让她在两个孩子打架的时候保持抽离,让她能接受孩子在长辈的影响下偶尔“不戴口罩”。2020年这一年让她们更加看到自己知识的过时和无力。更具体的,曾经被人文社科学者笃信的中国社会越来越个体化的趋势,一下子被否定了,知识分子们开始看到一种集体主义和个体主义的虚假对立。有美国媒体采访许晶的导师,问他今年新冠疫情这么重要的事会被人类的集体记忆铭刻下来吗?他的答案是不会,就像没有人记得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2020对她们是特别又普通的一年,对周遭的一切,他们没有停止过批判思考,但落到具体每一个人,她们希望守住人类学反思和接纳的态度,对待自己,她们继续向内探索,坚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身边的朋友听了这期节目说,喜欢你们开心的笑声。这确实也是我一个新的尝试,希望播客节目能轻松点儿,毕竟平时做学者采访已经很严肃了,希望听到听众们的反馈。【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嘉宾】苏春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许晶,华盛顿大学(西雅图)人类学学者【本期剧透】【1:40】苏春艳有一个女博士朋友圈,自己的孩子得到了来自她们的爱和照顾。许晶指出女性互助育儿的方式具有生物性【9:40】芊霓的丈夫认为很多男性不是没有哄孩子的能力,而是没有好好哄孩子的意愿。芊霓的丈夫也不希望她做全职妈妈,二人以一种合伙人的方式在运作家庭 【17:38】苏春艳认为育儿是夫妻互补的事情:在育儿初期的付出中,母亲付出的家庭劳动是比男性多的;但当孩子长大,父亲的参与度会明显增加【22:50】夫妻彼此经常会出现一些怨念,情绪稳定的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26:37】苏春艳认为当代的00后年轻人在性别议题上往往很有想法和行动力 【31:09】招聘中“只招男不招女”实际是社会长期性别文化的结果——男性被认为是更适合体力劳动的,更能吃苦的 【34:56】许晶在成长过程中也听到过“女孩子上清华还是比较难的”,“她现在理科好,将来就不一定了”等,其实是社会对女性普遍的刻板印象 【40:38】在儿童的教育问题中,如何在打破性别的刻板印象和主流的性别叙事之间做出协调是家长们面临的一个困境。儿童的选择和自由往往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家庭,同辈群体,学校,社会的多方面影响 【47:04】男人似乎都有一个当司机的梦 【49:32】在性别议题上,苏春艳更多希望从身边做起,营造一个更加宽容和平等的环境【53:46】养成平等的意识是生命成长历程中的一部分。许晶在初去美国的时候时常感到没有安全感和自信,但现在已经摆脱了压力感,认识到一个白人男性和自己同样都是平等的个体【56:44】优秀的父母往往要学着接受自己的孩子也许只是个普通人的事实【59:42】我们是否可以用统计学的工具指导自己的生活?统计学数据是对某一个群体整体的判断,但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个体化的【1:06:18】苏春艳的孩子说长大想开挖掘机,苏春艳鼓励孩子要好好学习才能考上蓝翔技校去开挖掘机【1:14:33】在中国,似乎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普通人。更多元的社会评价体系也许是减少人们焦虑的重要面向【1:19:48】许晶的老师指出新冠并不会被集体铭记【1:30:36】养儿防老是传统的养老方式。苏春艳不想出国,她想更多地陪在父母身边,这也是对老人期望的一种满足【1:32:09】与闺蜜互助养老是一种新型的对老年生活的想象【1:34:28】守在父母身边对一些人来说也许是一种自我牺牲,一种孝道的绑架,这是一个非常个体化和情境化的选择,往往受到个体的认知,经历,价值等的影响【1:48:11】许晶指出,生命的意义在不断地被探索,我们不能把一个价值推广到别人身上,每个人都在去寻求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本期音乐    片头曲:dreams and confusion-QCQ official                someday we’ll be together    片尾曲:top of the world-Carpenters        logo设计:小苏    后期制作:许非  文案整理:吴怡    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轻芒小程序收听。*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 直来直去 podcast

    北京遇上西雅图:两位知识女性的2020(上集)

    1:29:37

    【主播的话】许晶和苏春艳是认识近二十年的闺蜜,她们两个都是清华社会学系毕业的,现在一个在中国北京的社科院大学做老师,另一个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做人类学研究。找到她们的初衷很简单——两个女朋友一起聊聊各自的2020,我在交给她们的提纲里,写下“女性知识分子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她们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就是研究者身份、母亲身份以及女性身份的交织。彼此有互相激发的部分,也有纠结的部分,我对这个特别好奇。大瘟疫这一年给许晶的个人生活也带来了转向,她决定不再要第二个孩子,因为“下一代不会比这一代更好了”,苏春艳也很有意思,研究者的身份能让她在两个孩子打架的时候保持抽离,让她能接受孩子在长辈的影响下偶尔“不戴口罩”。2020年这一年让她们更加看到自己知识的过时和无力。更具体的,曾经被人文社科学者笃信的中国社会越来越个体化的趋势,一下子被否定了,知识分子们开始看到一种集体主义和个体主义的虚假对立。有美国媒体采访许晶的导师,问他今年新冠疫情这么重要的事会被人类的集体记忆铭刻下来吗?他的答案是不会,就像没有人记得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2020对她们是特别又普通的一年,对周遭的一切,他们没有停止过批判思考,但落到具体每一个人,她们希望守住人类学反思和接纳的态度,对待自己,她们继续向内探索,坚持“和最爱的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身边的朋友听了这期节目说,喜欢你们开心的笑声。这确实也是我一个新的尝试,希望播客节目能轻松点儿,毕竟平时做学者采访已经很严肃了,希望听到听众们的反馈。【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嘉宾】苏春艳,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讲师许晶,华盛顿大学(西雅图)人类学学者                                      苏春艳(左)和许晶(右)【本期剧透】【11:25】两个女生在人类学的田野调查中一起调研和玩耍,在青城山一路高歌,结下深厚友谊【22:40】苏春艳说自己对于人类幼崽的各种行为很感兴趣,会作为研究者观察两个小孩打架,而不是作为母亲制止【24:53】现在的社科研究其实更多地把儿童作为一个符号去看成年人、社会结构,许晶的研究更多地关注儿童本身【33:15】为什么中国很多“熊孩子”?父母首先要让孩子知道自己是一个社会上的人,遵守社会公德是第一位的【39:34】许晶说自己的儿子形容2020年是“gray”灰色的【43:59】人类小孩子的幼年时期是一个巨大的学习引擎,过早框定一个方向其实违背了童年的本意【52:58】知识分子们前半年都在关心国家大事,但当下的感受就是活着就好,健康就好【53:55】喇嘛们上半年给武汉祈福,下半年给全世界祈福【59:50】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在当下的中国成了一种“虚假的对立”【1:02:33】许晶觉得下一代不会比现在这一代更好了,时代影响了个体对于生育的选择【1:05:55】许晶的意大利老公对美国的民主幻想破灭了【1:06:55】知识分子要有反思,因为其资本无非就是过去学的知识,在人类历史中非常的无力。比如传播学的很多理论在网络时代并不适用了,但很多学生还是在用旧理论套解释【1:09:30】芊霓谈到自己成为妈妈的感受,似乎主体性消失了【1:10:50】芊霓觉得自己做妈妈的成就感被朋友圈“生育教”的言论diss了【1:13:30】苏春艳并不觉得孩子是一种信仰,其实抚养孩子只是生活的一部分【1:14:01】孩子们高中、大学之后,家长才会有自己真正的自由【1:17:55】学校不会教给学生如何处理亲密关系,现在的女大学生们更不会处理亲密关系了,需要靠闺蜜的支持得到成长和反思【1:24:05】苏春艳曾经觉得自己会单身一辈子【1:24:45】许晶的老公到了四十岁才能够想象一个长期的家庭生活,前提是自己跟自己和解、感到舒服【1:25:46】许晶的导师研究宗教认知,是无神论者,但许晶选择了信仰,她花了很多年去和自己的知识和解,发现科学的进路和信仰的进路可以和平存在本期音乐    片头曲:dreams and confusion-QCQ official                someday we’ll be together    片尾曲:top of the world-Carpenters        logo设计:小苏    后期制作:王一凡    文案整理:吴怡*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 直来直去 podcast

    004 杀死爱情的是985相亲局吗?

    1:45:55

    【主播的话】最近,“985相亲局”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人们发现,有一群名校毕业生正在以学历背景为大前提筛选结婚对象。在不合时宜的播客上,复旦大学沈奕斐老师和陌上花开的创始人月亮也展开了一场小小的辩论。我对亲密关系的话题一直很有兴趣,评论区几乎是清一色批评月亮,认为她有优越感。也有人注意到沈老师和月亮之间谈论的是不同层面的东西,比如沈老师谈的是爱情,月亮谈的是婚姻。大家的一个预设是,你都读到985了,你还不能有爱情,还在搞条件匹配?多无聊啊。不过可能问题恰恰出在985,在今天,985毕业真的能代表是精英吗?还是说仅仅是高级打工人呢?这期节目我们再次请到了月亮,还有一位飞(bang)行(mang)主(jia)播(bin)——香港科技大学的青年教师吴庆功。这不是一次洗白,也不是一场辩论,我们想探讨的是,当我们在批判985相亲局时,究竟是在批判什么?【主播】王芊霓,媒体人(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吴庆功(飞行主播),青年教师,主要研究经济学理论【嘉宾】乐乐,陌上花开联合创始人月亮,陌上花开联合创始人【“术语”】挂牌:指适龄单身男女在微信公众号平台上向三十万数粉丝展示自己,发出征友请求的行为。应征:指适龄单身男女向挂牌嘉宾提出交友请求的行为。此行为无学历条件限制,任何人都可以向自己心仪的对象发起应征请求。【本期看点】吴庆功:你们没明说有房有车年薪100万的要求,但你们的文本已经把别的相亲平台更赤裸裸写出来的东西点到为止了。家庭是很重要的社会经济单元,你讲浪漫,也没办法抛开现实不顾。因为在中国婚姻有两个面向,你总是可以从一个面向(浪漫)去攻击另一个面向(功利)的。英语里面有一个词,叫privilege。当我们在这种阶层的时候,我们天然带着这种privilege。如果没有一种自觉,我们也会感觉自己就只是普通人,毕竟还有人更有特权,比如王思聪等等。你现在没户口,但是你回到还不错的二线城市就能有户口。但对三和大神来说,他不在大城市混,就得回老家种田了,会觉得你们以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态度在讲婚姻。王芊霓:高学历以前是标示着阶级的信号,但是现在毕业于985,不再能够代表你就是精英了。我有一位豆瓣的朋友,她也是北大毕业的,她说:为什么大家都要针对985的毕业生,难道我们要为了促进阶层流动性去择偶吗?她觉得问题恰恰出在物质上,她实际上也是高级打工人,不掌握社会财富,更谈不上制定社会规则,跟年薪一二十万的人一样,在户口房子学区的问题下苦苦挣扎。不是不懂爱情,而是物质让她非常忧心,在忧心的前提下,她也在过谨小慎微的生活。沈老师非常幸福,她想分享给我们获得幸福的原因,但是我会觉得她幸福的原因也是结构性的。换言之,她是否也是有特权的人?她的很多幸福的条件是我不具备的,这是我对沈老师的一个疑问。吴老师讲“何不食肉糜”讲得挺好的,哪些人能够从月亮的发言中听出优越感,或者是哪些人通过这个平台的一些设置,感觉到被冒犯了,这中间没有对错,而是因为人的位置不同。乐乐:爱情很大程度上会和你们有没有共同语言,有没有相似的三观或者是消费观,各种因素共同影响而成的一个东西。我们更愿意把学历看作是一个信号,而不是说学历本身它代表的东西好。我们也是时代的产物。月亮:一个男生说他年薪500万,希望在我们平台找一个特别美的,但是他不扶贫……你可能100万足够高了,500万真的能给你加5倍的分吗?真的没有。我周围很多学习好的女学霸在和异性交往的时候,很缺乏经验,不解风情。有一次我的自行车座被人偷了,这时旁边有个小哥哥说要不然我带你去,我说不用......从女权的角度来说,就应该是男性挂牌,女性应征。我们的初衷并不是要去秀优越感。当我在说那些话的时候,学历本身确实给我带来了privilege。所以我们也在反思,怎么能做好平台发展和社会价值的平衡?  【本期音乐】    片头曲:dreams and confusion-QCQ official    片尾曲:freedom of expression-dragon ash     logo设计:小苏    后期制作:王一凡    文案整理:吴怡    直来直去是一档泛文化类的访谈播客,在这里,我们希望能够把学术的思考拉回地面。推荐您使用苹果播客、小宇宙App等等泛用型客户端收听我们的节目《直来直去》,也可通过喜马拉雅FM收听。*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 直来直去 podcast

    003芊霓对谈国熙:女对男的反向PUA:“坏女人”是果还是因?

    46:25

    【主播的话】最近几位情感咨询师的广告在朋友圈和微信群刷屏了。她们号称精通“男性操控术”,可以让男性心甘情愿地疯狂为自己投资,从而掌握财富密码,走向“人生巅峰”。海报中还有“捞金高手”、“勾魂术”等字眼。我一位在北京高校工作的社会学老师评价认为,过去被认为是“坏女人”伎俩的东西如今成了一种值得追求的本领和技能, 是彻底撕掉了愈演愈烈的“ 亲密关系的工具化”的遮羞布。在目前阶层和性别经济差距扩大的趋势下,这样的课程一定会有市场的,但是 有市场并不意味着就是合理的,更不意味着要被宣扬。我也找到了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工作的朋友,法学博士国熙聊了聊这个话题。 我认为女性被PUA的后果远远严重于男性被PUA,但是国博士觉得反向pua的出现是一种“男女平等”的信号。我们在性是否应该资源化等问题上看法也是不一致的,法学博士还举例说明了带着“捞金”目的的婚恋可能会面临法律的追责。最后聊下来,我们的唯一共识是,有很多事情是不能赤裸裸的,婚恋中是不应该明码标价的,爱情本身的美好应该被保护。【主播】王芊霓 (微信公众号“芊霓的咖啡馆”),媒体人【嘉宾】国熙,法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为婚姻家庭法及辅助性生育技术应用伦理【本期音乐】红色高跟鞋插曲ゴンチチ - 28【logo设计】小苏【后期制作】王一凡*本次播客的文字稿件已在澎湃新闻首发

Hol dir die ganze Welt der Podcasts mit der kostenlosen GetPodcast App.

Abonniere alle deine Lieblingspodcasts, höre Episoden auch offline und erhalte passende Empfehlungen für Podcasts, die dich wirklich interessieren.

iOS buttonAndroid button
© radio.de GmbH 2021radio.net logo